網站二維碼

微信二維碼

新聞資訊
NEWS

專題欄目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專題欄目 >> 反腐倡廉 >> 投案稱“失誤” 實為掩貪汙
資訊詳細頁

投案稱“失誤” 實為掩貪汙

作者:童家麒 徐舟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瀏覽次數: 日期:2019年5月20日

 2018年12月19日上午,江蘇省淮安市清江浦區社會保險基金管理中心醫療保險受理科副科長許雷帶著幾份記賬憑證複印件,匆匆走進了區紀委監委綜合派駐第六紀檢監察組辦公室,說要投案自首。

  許雷聲稱,2018年11月,區委巡察組在入駐區衛計委開展常規巡察中,發現了時任衛計委會計的他曾在2015年4月招聘事業單位工作人員時多支付1.9萬元考務費的問題。“巡察組的同誌當時就找我了解過情況,但是我這人記性很差,三年多前的事情,我真是記不清楚了。事後,我越想越覺得肯定是自己的工作失誤。對給單位造成那麽多的損失,我既惶恐又懊惱,於是就來你們這裏說明問題了。”說話間,許雷滿臉自責。

  “你還記得當初這筆錢是由誰來報賬的嗎?”工作人員問道。

  “我不記得了,時間太久了。”

  “當時招考工作是誰負責的?”

  “這個,我也記不得了。”

  “那這筆錢……”正當工作人員想繼續詢問的時候,許雷打斷了工作人員的話,“具體的事情我真的回想不起來了,但我願意彌補過錯,這1.9萬元我這幾天就賠給單位,請組織寬大處理。”

  許雷一再堅持要自掏腰包的行為讓這個所謂的“工作失誤”變得疑點重重。“如果真的是工作失誤,不應該積極回憶找回多付的資金麽?1.9萬元畢竟不是一筆小錢。”“是啊,如果是單位其他零散支出,說不記得還有可能,招聘事業人員考試,兩三年才一次,而且來報賬的肯定是單位負責招聘考試的人,就那麽幾個人,仔細想想怎麽可能記不得呢?”

  經過一番討論,派駐六組的工作人員立即將此情況向分管領導匯報。很快,該情況作為問題線索交由派駐六組進行初步核實。在多日的“走讀式”談話中,許雷依舊堅持之前的說辭,除了承認工作失誤、願意賠償單位損失之外,一問三不知,讓工作人員無從下手。

  許雷越是堅持,工作人員就越覺得其中另有隱情。為盡快突破,派駐六組兵分兩路,一路繼續對許雷進行攻心談話,一路赴區衛計委核查該賬目。功夫不負有心人,在查閱區衛計委現金日記賬的過程中,工作人員發現庫存現金明細賬在2015年6月份竟然有高達18338.39元的“負值”。

  “這不合常理啊,要是百十塊的現金不夠,臨時用自己的錢墊一下也能理解,但這一萬八千多的‘負值’,難道許雷自己貼這麽多錢給單位用作日常開支嗎?”工作人員找到了突破口。

  “許雷,你能解釋一下這裏的‘負值’是什麽情況嗎?”當工作人員將庫存現金明細賬擺在許雷麵前時,本來還不斷檢討自己工作失誤的許雷,一下子成了“啞巴”。

  原來,2015年4月份,原清浦區衛計委招聘事業單位工作人員,筆試的命題和閱卷、麵試考務工作是委托市衛計委組織人事處組織的,區衛計委向其支付相應費用。考試結束後,許雷收到了區衛計委領導簽字審批過的考試費用支出匯總表(共2.95萬元),以及有市衛計委領導簽字的閱卷考務費(共8500元)和麵試考務費(共1.05萬元)的考試費用發放單。閱卷、麵試考務費隻是考試費用的一部分,後兩張發放單其實是支出匯總表的佐證憑據。

  按規定,隻要有發放單和市級領導簽字,就可以報賬。他於是萌生了將發放單抽出,單獨作為報銷憑證重複報賬的念頭。許雷把以上三張表單以4.85萬元招聘支出報總賬會計一並入賬,再設法將賬目做平。為了規避風險,他並沒有第一時間將錢取走,而是等兩個月後確認沒人發現端倪,才從財務保險櫃裏一次性取走了1.9萬元庫存現金,用於家庭旅遊和日常個人開支。

  “我本想通過‘投案’轉移視線、減輕處分,沒想到一下子就被你們識破了……”麵對鐵一般的證據,許雷對違紀違法行為供認不諱,並主動上交違法所得。

  2019年4月29日,許雷被給予留黨察看一年、政務撤職處分。

所屬類別: 反腐倡廉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