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二維碼

微信二維碼

新聞資訊
NEWS

專題欄目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專題欄目 >> 反腐倡廉 >> 國企反腐 迎難出擊
資訊詳細頁

國企反腐 迎難出擊

作者:吳沂鴻 杜玲玲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瀏覽次數: 日期:2019年4月18日

    近期,浙江省紀委監委網站陸續公布了一批違法國企高管審判結果:浙江省金融控股有限責任公司原黨委書記、董事長錢巨炎因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8年6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60萬元。浙江省農村發展集團有限公司原黨委委員、副總經理翁雲翔因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1年,並處罰金人民幣60萬元;因貪汙罪被判處有期徒刑5年,並處罰金人民幣20萬元,決定執行有期徒刑12年,並處罰金人民幣80萬元……

  國企高管頻頻落馬,讓我們再次聚焦國企反腐工作。據統計,浙江省國企共有黨組織1.8萬個,黨員26.1萬名,分別占全省總量的9.2%和6.8%。可以說,國企反腐工作對政治經濟生態都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二三級企業的領導人員是腐敗高發群體

  挪用公款2683萬元,獲刑13年……近期,一則國企腐敗案件引起人們注意。案件的主角名叫陳曦曦,是浙江省某大型建設類國有企業下屬分公司財務負責人。兩年間,她利用掌握的財務權力,以繳納稅款、支付材料費等名義,挪用公款達2000餘萬元。

  陳曦曦雖然隻是國企下屬公司的管理人員,但對公司財務卻具有一定的話語權,兩年時間挪用公款數額之大令人驚訝。而類似的國企下屬單位管理人員違紀違法問題並非個案。記者從浙江省紀委監委派駐省國資委紀檢監察組了解到,從省屬企業近年來查處的腐敗案件看,二三級企業的領導人員是腐敗“高發群體”。

  信訪是反映黨員幹部廉情的“晴雨表”。駐省國資委紀檢監察組對近年來的信訪件進行分析發現,反映省屬企業二三級單位領導人員的問題線索占信訪舉報總量的91.2%。

  “這些幹部雖然職務不高,但權力不小,尤其是一些管人事、管資金、管項目的中層幹部,是上級各項政策落實落地的具體‘操盤手’,具有實施腐敗的‘先天優勢’。”該紀檢監察組負責人告訴記者,國企黨風廉政建設力度呈現層層遞減的現象,越往基層,國企領導的黨紀意識越模糊,廉潔意識越淡漠,因而違紀違法問題也較為高發。

  “我做事小心,組織上應該不會發現。”自認為做得隱蔽,蕭山機場原黨委委員、副總經理金穀錯過了三次向組織坦白的機會。據調查,金穀利用職務之便收受賄賂、為特定關係人輸送利益,非法索取、收受財物折合人民幣600餘萬元,並試圖掩蓋與他人的權錢交易行為以逃避組織調查。

  隱蔽,是國企腐敗的另一個特點。為規避調查、逃避懲罰,少數黨員幹部把一些違紀違法行為由明轉暗穿上了各種“隱身衣”。他們有的以獎勵激勵、商務活動和為職工謀福利等為借口,從中謀取個人非法利益;有的本人不收受賄賂而由關係人代為收取和保管;有的高價收購海外項目,低價賤賣優質項目,導致國資流失;有的內部人士組建體外循環子公司,想方設法進行利益輸送;有的虛報財務成本,賬目頻頻“虧損”,實則將利潤改頭換麵揣進自家腰包……

  此外,從目前查處的案例來看,變異“四風”問題仍在國企不同程度存在,少數國企員工仍心存僥幸、頂風作案,公款吃喝、違規送禮等問題仍有發生。

  形式隱蔽專業性強成監督難點

  近年來,針對國企的監督網越織越密,基本形成了執紀監督部門、派駐機構、巡視機構和企業紀委四股監督合力,但國企腐敗案件為何還屢有發生?“除了部分國企相關工作人員思想滑坡、法紀觀念淡薄等原因外,國企的一些特點也為腐敗提供了滋生土壤,給監督平添了不少難度。”駐省國資委紀檢監察組負責人說。

  國企的主要職責是經營管理國有資產,保證資產的保值增值,是國民經濟的骨幹和基石。資金密集、資源富集、資產聚集是國企最鮮明的特點。這也意味著,國企領導人員更經常、更直接地受到各種物質利益的誘惑。

  哪裏資金多,哪裏的路就滑。在近期浙江省委對省屬國企的巡視反饋中,“重大投資決策不遵循議事程序和規則、招投標不規範、經營風險高”等問題被頻頻點到,一定程度上也印證了這一點。

  國企經營業態的多元性、商業行為的複雜性也使腐敗問題易於藏匿。記者了解到,駐省國資委紀檢監察組綜合監督的22家省屬國企中,就涉及鋼鐵、建築、能源、金融、交通等幾十個領域之多。

  僅以工程項目招投標為例,就存在假招標、陪標、圍標、串標等一係列廉政風險行為。不僅如此,國有企業改製重組、項目投資、產權交易、資本運營、物資采購、財務管理、境外投資經營等都是廉政風險較為突出的薄弱環節。

  此外,國有企業具有獨立的法人地位,經營中的商業秘密也不宜全部公開,企業的盈利虧損也是市場常態,這些都讓國企腐敗具有一定的隱蔽性。

  一位曾參與國企腐敗案件查辦的工作人員向記者坦言,國企腐敗的隱蔽性和專業性,為調查增加了不少難度。在對一起案件初核時,他們先後查詢了銀行、房地產、證券等30餘家單位的7萬餘條信息。

  “腐敗分子具有高度的隱蔽性,必須充分了解每一個領域的每一個業務流程才能開展監督,否則隻是做做表麵文章。”駐省國資委紀檢監察組負責人告訴記者,因為涉及領域很廣,有些領域專業要求極強,對監督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巡視組的“威”與巡察組的“熟”相互借力

  國企是反腐重要“戰場”。國企反腐不僅要減少腐敗存量,更要遏製腐敗增量,如何構建國企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有效機製?

  2016年底,浙江在全國率先開展監察體製改革試點工作,從機製上將包括國有企業在內的履行公職的單位和人員全部納入監察範圍,國有企業不再是“獨立王國”。據統計,國家監察體製改革後,浙江監察對象從過去的38.3萬增加到70.1萬,其中省屬國企管理人員8.6萬,占新增對象的27%。

  “國家監察體製改革很好地從體製上解決了監督權力交叉和邊界不清問題,對包括國有企業在內的履行公職的單位和人員形成有效的監督全覆蓋,使國有企業的經營管理權也能在陽光下運行。”國防大學政治學院副教授藺春來說。

  針對國有企業二三級單位腐敗多發問題,浙江充分運用巡視巡察上下聯動機製,將監察觸角延伸至國企基層一線。在省委第四輪巡視對省交投集團開展巡視的同時,省交投集團同步開展內部巡察。在巡視組的指導下,該輪巡察中,省交投集團向4個三級公司、2個四級單位進行延伸巡察,目前已完成對26家單位的巡察。

  “巡視組的‘威’與巡察組的‘熟’相互借力,不僅讓國企巡視巡察監督覆蓋麵更廣,而且有效破解了國企內部巡察‘自己監督自己’難的困局。”省委巡視機構負責人說。

  針對國企監督專業性強,監督力量不足的問題,省國資委黨委和全省國企黨組織扛起主體責任,完善企業內部監督體係,基本實現省屬企業及二級企業紀檢監察機構設置全覆蓋。駐省國資委紀檢監察組在強化日常監督的同時,著力構建國資國企紀檢監察“五個統籌”工作機製,即統籌安排參加國企專項執紀監督工作人員交叉使用、統籌安排抽調重要問題線索審查調查人員、統籌國企紀檢監察人員教育培訓工作、統籌國企係統違法犯罪線索查辦及移送工作、統籌紀檢監察信息共享及定期交流,推進國資國企紀檢監察一體化建設。

  國企反腐,始終在路上。著力打造與現代企業製度要求相適應、與職工群眾願望相呼應的清廉國企,是全社會的共同夙願。

所屬類別: 反腐倡廉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國企反腐工作對政治經濟生態都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